恋歌

好像是时候该发文了,你们不懂,懒癌是多么的痛苦!


第七章

  现在是什么情况!看着亚瑟即将吻下来的嘴唇,吉尔下意识地偏过头。不偏于要紧,一偏...亚瑟彻底黑化了。
  “就这么不想和我接吻。”声音冷得吉尔不自觉颤了一下。
  “你会愿意跟一个刚见面不超过半个时辰的人接吻?”冷静下来之后,吉尔反唇相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什么我会碰上这样一个神经病啊,全都是丝诺的错。
  “如果那个人是吉尔的话。”卧槽,简直无fuck说!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小恩........
  看着亚瑟又要吻下来,吉尔立刻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等一下,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你说。”算了,比其贞操不保,我宁愿暴露身份。
  “什么?”顺势将全身的重量放下,看着吉尔略微吃力的支撑着,亚瑟心里开始有些小愉悦。
  “我是男的。”面无表情的向亚瑟表示了自己的真实性别,吉尔在脑内演算了一百种逃离方法。不行了,再待下去,我就真的贞操不保了。
   “......”明显愣了三秒,亚瑟注视吉尔的眼神变得锐利,“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脸色可以说是比刚才还要黑上几分。这是绝对的事吧,你要我怎么接受暗恋了10年的对象竟然是个男人!
  “我说我是男的,来这里只不过是听信了某人的鬼话而已,够了吗?够了的话,你现在可以从我身上滚开了吧。”你生气,你凭什么生气,我没废了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了,还敢跟我生气!
  “那你就证明一下好啦。”从吉尔的身上起来的时候,亚瑟抛下一句令吉尔理智之弦差点崩断的话。
  “哈?你要我证明?!难不成我要脱了给你看。”这和贞操不保有什么区别!
  “可以啊,你脱吧。”脱你妹啊,这个国家怎么回事啊,吃枣药丸!
  “你眼瞎了,看不出来我是男的吗?”保护贞操的吉尔抵死不从。
  “我看着你就挺像个女人的,不脱我怎么知道。”仔细打量起吉尔,亚瑟的确发现了一丝违和。倒也是,那个女人会这么暴力,而且从他之前的形势来看,应该还习过武,不可能是个女人。不过,既然幻想破灭了,亚瑟心里还是很不爽的,于是乎...
  “你故意的吧。”凤眼微眯,吉尔也重新打量起亚瑟,“从你的身手来看,你学的是王宫武术吧,不可能会看不出来我的套路。”
  “也是有习武的女士啊。”亚瑟‘好心的’解释。
  “你怎么不去死,不信你来摸好啦,反正我是不会脱的。”唔~吉尔刚说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我到底说了什么啊,好想死!
  “那我要摸哪里?”故意做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亚瑟看着一脸懊悔的吉尔露出一丝邪气的笑,“上面还是下面?”
  可以说是完全下意识的双手护胸,吉尔盯着亚瑟,脸上的懊悔瞬间变成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之前的失手只是我不想暴露身份而已,不要以为我真的打不过你。”
  “那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亚瑟表示现在心情很不好,需要有人来消遣一下,“如果你赢的话,我就任你处置,如果你输的话...”
  注意到对方不还好意的笑,吉尔挑眉,“输了的话怎样?”
  “你就任我处置了,这是很公平的事吧。”单手轻抚着下巴,亚瑟立刻恢复成正义的骑士,至少表面看上去是。
  “如果我拒绝呢。”
  “那就直接进入任我处置的环节好啦。”
  你敢不要笑得这么纯良,然后说出这么恐怖的话吗?!“赌什么?”到底为什么我会碰上这种事啊!吉尔的内心在嘶吼。
  “就赌格斗技好啦,你不是说没用全力吗,我给你一个用全力同时还可能揍我的机会。”捶了一下手,亚瑟微笑着对吉尔解释道,“很体谅你对吧?”
  呵呵~我可是一点也不想要你的体谅。虽然自己的格斗技在同龄人之间也算是拔尖的,但跟这家伙比起来,果然还是要差一截,或许只有爆SEED才能勉强打个平手。
  对于自己实力很有自知之明的吉尔当然不打算就这样答应亚瑟,因为这和去洗白白坐等被吃,只是多了一个步骤而已。
  “你确定要在这里打?想你的身份,不是什么骑士,就应该是哪家的爵侯之子吧,就这样暴露身份真的好吗?”吉尔挑起一抹好看笑,对于这个威胁,他还是很有把握的,毕竟这可不是什么拿得上台面的事。
  血红的双瞳眯起一个撩人的弧度,亚瑟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抬手抚上心脏的位置,亚瑟感觉心脏好像就要跳出来一样。
  这是什么感觉?对方明明是个男人,那我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快,而且貌似比我以为重逢吉尔时还要快。难道是...我有问题?不不不,问题不在我,在那家伙身上才对。一个男人穿女装也就算了,竟然长得还那么妖孽,简直是逼迫别人出问题啊。
  明显不太习惯亚瑟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吉尔有些烦躁的再次开口,“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嘴巴开合的样子也很诱人啊,一定很好吃吧,好想咬一口。等等,我怎么越想越...那自己不是成了变态吗?甩了甩脑袋,亚瑟强迫自己尽快清醒过来。
  “那么你想要赌什么呢,吉...”适时地住嘴,“对了,你的名字总该告诉我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的确是叫做吉尔。”完全不介意的将自己的真名告诉亚瑟,吉尔双手环胸,动作懒散得像只猫咪。
  那10年前果然也是他吧。亚瑟微微邹眉,我果然还是一时不能接受现实啊。
  “我并不想赌什么,只不过想知道,你为什么明知道我是男人却还是对我如此执着的原因罢了。”
  吉尔的一句话,倒是堵得亚瑟有些哑口无言。是啊,虽然它的确是吉尔没错,但他是男人啊,为什么我还会...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难得能占据上风,吉尔可一点也不想放过这个打击亚瑟的机会。但是俗话说得好: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因为我对你很感 划掉/性/划掉 兴趣,这个理由够了吗?”看着吉尔喋喋不休的嘴巴,亚瑟突然有点莫名的口干舌燥,索性决定还是堵得他说不出话好啦。
  “哈?你是变态吗?!”羞红脸的吉尔一只手指的亚瑟,一只手捂住脸。

没错,他是,我感觉我把亚瑟越写越流氓了!!!

评论(4)
热度(22)

© 塞上尘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