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剑金相性一百问

03


21.二人はどこまでの関系?[两人的关系进展到哪裏?] 
阿尔:请不要回答‘该做的也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这种话,实在是太没有新意了 
亚瑟【正色脸】: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我和吉尔的确没有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
阿尔【狐疑脸】:那就是说...做的全部都是该做的事咯!不过,从你俩平时的状态来看,对于这个该做和不该做的定义,肯定和一般人不一样
闪闪:切,就是很普通的事而已,阿尔你怎么这么八卦
亚瑟【笑】:真的是很普通的事啦,比如拥抱、接吻和【哔——】之类的情侣间都会做的事哦
阿尔:............
台下.
凛【脸红】:原来那种是对你们来说就是很普通的日常吗
红A【无奈脸】:毕竟是英灵嘛
士狼【无奈脸+2】:而且还都是王,这种的确也能算做日常吧
凛:那只预愉♂悦金皮卡就算了,历史上的亚瑟王不是很....正经吗
红A:凛,你要相信历史总有谣传


22.二人の初デートはどこ?[初次约会是在哪?]
闪闪【望亚瑟】:有过那种东西吗
亚瑟:如果比较和气的会谈算的话,那就是rider来找我们聊天那次吧
阿尔:有第三人在不算约会
亚瑟:如果是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是圣杯战争结束后,我跟他表白心意的那天,一起出玩了下
闪闪:哦,那次啊,原来那就是约会吗
阿尔:现世的事我也不太懂,果然还是要再找一个人一起主持啊【望台下】凛,不介意的话就一起来吧
台下.
凛【惊讶脸】:诶,要我也去主持吗,才不要,坐在下面已经够被闪瞎了
士狼:被办法吧,毕竟saber不清楚现世的这些是吧。况且,凛,你不说要趁这档节目好好赚一笔吗?
凛:啧,没办法了,为了钱...呸,为了电视机前的各位,那我就牺牲一下好啦

23.その时の二人の雰囲気は?[那时候的气氛是?]
亚瑟:就是很平常的气氛啊,没有嘲讽,没有争执,没有大打出手
阿尔:对于那个时候的你们来说,这种气氛已经算得上很好了
闪闪:除了这个家伙笑得很晃眼之外
凛:说道晃眼,这里没有人比你更晃眼了吧,金皮卡王
闪闪:杂修,要不是看在你现在是阿尔的master,信不信我宰了你啊
亚瑟【笑】:嘛~大家不要吵架啊,访问还是要继续的吧


24.その时どこまで进んだ?[那时进展到哪?]
亚瑟:就是一起去玩了一圈,然后就各回各家了,没什么进展吧,就是我表白了而已,吉尔也没有回应啊
闪闪:本王可是都陪了你这么久啊,你真的是笨蛋吗
凛【小声】:果然亚瑟王不懂人心啊
阿尔:凛,你在说什么
凛【笑】:没什么,我们继续吧,下一题

25.よく行くデートスポットは?[经常约会的地点是哪裏?]
亚瑟【撑着下巴思考】:没有吧,我们俩一般都呆在家里,吉尔不怎么喜欢出去的
闪闪:外面都是一群杂修,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在家打游戏
凛:你真的是英雄王吗,我感觉你快要变成死宅王了
阿尔:什么是死宅
凛:就是整天宅在家不出门,.......................【此处省略一万字】
闪闪:本王才没有每天不出门,我也是经常会出去买游戏碟的
凛:果然是死宅,已经没救了

26.相手の诞生日。どう演出する?(对方的生日,会怎麽庆祝?)

亚瑟:准备好礼物,再做一顿他喜欢的大餐,陪他玩所以他想玩的游戏
阿尔:可以说是非常的好男人了
凛:简直分分钟想嫁好吗
闪闪:哼~你也就只能想想而已了
凛【冷漠脸】:回答问题吧你

闪闪:带他去最好的饭店吃饭,买最贵的礼物

凛:土豪是没有好下场的

27 告白はどちらから?(告白的是哪方?)
亚瑟【王子笑】:我,指望他的话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闪闪:这种事当然是杂修去做
阿尔:我看也只有我哥看得上你了,就你这脾气...
闪闪:这可是王的气度
凛【小声】:明明是中二病的气度

28 相手のことを、どれくらい好き?(对对方喜欢到什麽程度呢?)
亚瑟:喜欢到不要圣杯也可以,为他夺取圣杯也可以,全世界献给他也可以
凛:不愧是fate第一苏
闪闪:赢下这次战争,把圣杯当作聘礼
阿尔:两个都是完全不把这次圣杯战争放在眼里啊

闪闪:其他的杂修当然不足为惧

台下
库丘林:啧,这个狂妄的金皮卡

红A:论欠揍的话我甘拜下风

29 では、爱してる?(那麽、是爱吗?)
亚瑟【深情的望着闪闪】:这是当然的

闪闪【脸红】:就...就算是吧

凛/阿尔:死傲娇


30 言われると弱い相手の一言は?(对方说了就没办法了的话是?)
亚瑟:大概是对我委婉的撒娇的时候。太可爱了,什么都会答应他

凛【震惊脸】:原来这只金皮卡还会撒娇
闪闪:我怎么不记得本王对你撒娇了

亚瑟【温柔笑】:吉尔当然不知道你的什么表情对我来说是撒娇了
阿尔:好了,你们不要再秀了,下一题

评论(3)
热度(29)

© 塞上尘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