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倾世缘

本章有一句话千竞…
第二章

  中苗边境,苍越孤鸣亲率铁军卫作为迎亲队伍,可不得不所谓得上隆重。换下平日常穿的紫色衣装,换上红色喜服的苍狼整个人显得更是温和可亲。
  自动屏蔽了长长的送亲队伍,苍狼所有的目光都放在那座大红的花轿上。像是想到什么好事一般,苍狼不自觉露出一抹浅浅的笑。
  而坐在花轿上的银燕明显有些惴惴不安,他与苗王不过几面之缘,他实在是想不通苗王怎么会钦点他来和亲。穿着自己感觉很别扭的嫁衣,盖着不习惯的红盖头,银燕暗自抓紧了衣角,似乎觉得这一切都很不能理解。
  临走之前银燕特意去找了俏如来,但大哥说爹亲和二叔已经到苗王宫了,而他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就不去了,并祝福了自己。俏如来的笑容仿佛很勉强,跟平日里泰然自若的样子相差甚远,银燕不免有点担心。
  “大哥,你真的不要紧吗?还是多休息休息吧。”银燕望向俏如来的眼神充满了担忧。
  “我没事的,银燕你别担心,误了时辰就不好了。”亲手为银燕盖上盖头,又亲自把他送上花轿,俏如来觉得自己毕生的忍耐力都用在这里了。
  在亲眼目送送亲队伍远去之后,俏如来终于支持不住的跌靠在正气山庄的大门上。
  俏如来曾无数次的想过,如果他与银燕不是兄弟,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无法挽回的一步。
  跟随着来迎亲的铁军卫一起进入苗疆后,骑马走在花嫁右侧的剑无极有点耐不住了,“笨牛啊,我看这苗王长的人模人样的咋就看上你了呢。”
  要不是坐在花轿里,银燕简直想冲出去对着某人就是一句——剑无极,你!!!
  没得到理会的某人依旧坚持不懈,“你说到时候凤蝶回不回来啊?还珠楼好歹也算是在苗疆管辖之下,温皇不会这么不给苗王面子吧?不过他让凤蝶来就是了,他自己可别来了,我怕他在我晚饭里下毒。”
  不要说坐在轿子里的银燕,连抬轿子的几个人都被剑无极烦的不行。
  “诶 笨牛啊,你咋老不说话,我一个人说的很累啊。”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你能不能闭嘴!”
  听着银燕小声的咬牙切齿,剑无极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好嘛好嘛,你是新娘你最大,我怕你等会让苗王派铁军卫揍我。”说完,也不等银燕发火就赶紧驱马跑远了。
  有气没地撒银燕只能把拳头捏的咯吱响。
  轿子停下来之后,银燕猜测大概是到苗王宫了。
  轿帘被掀起,银燕从盖头下看到从外头伸进来一只白皙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随后,银燕就感觉自己的右手被对方紧紧的握住,那感觉有点像抓紧渴望已久的糖果的小孩儿。
  随着对方走出花轿的时候,银燕还有点恍惚,愣了半天没动。害的站在旁边的苍狼内心一紧,生怕银燕盖头一掀,来个当场逃婚。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银燕有点不好意思,他似乎耽误了大家的行程。他轻轻拉了一下苍狼,示意他可以继续走了。
  苍越孤鸣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在纠结银燕要是真的逃婚,他到底是拦还是不拦。
  到达正厅的时候,苍狼明显放松了下来。都已经到这里了,银燕应该不会想逃婚了吧。
  高堂之上,左边坐着竞日孤鸣和千雪孤鸣,右边坐着史艳文和藏镜人。同一时刻,两拨人却有着不同的心情。左边大概是,啊 我家苍狼真厉害,竟然把中原的吉祥物拐回来了,这波算我们苗疆赢了。而右边大概是,不应该啊,到底是哪里不对?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几年的白菜还是被拱了。
  证婚人铁骕求衣看了看时辰,示意众人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得到竞日孤鸣的点头之后,铁骕求衣轻咳了下,“一拜天地。”
  两人转身对着天地一拜。
“二拜高堂。”
  转过来又对着自家长辈一拜。
  “哎呀,想当年苍狼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娃,如今都已经成亲了,小王甚是欣慰啊。”竞日孤鸣喝了口茶,忍不住摇着头感慨。
  “是啊,艳文看着也很欣慰。”史艳文微笑着注视着跪着的一对新人,“苍狼以后可要好好对存孝啊。”
  “是,苍狼必不会让银燕受半分委屈。”
  “你敢让银燕受委屈试试,就算你是苗王我也照样揍你。”非常护犊子的藏镜人对着苍狼就是一记凶狠的目光。
  “藏A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家苍狼最乖了,别是以后银燕欺负他。”同样很护犊子的千雪孤鸣表示不服。
  眼看着这婚还没结成,自家大人可能就要打起来的场面,苍狼表示心有点累。
  竞日孤鸣看着苍狼生无可恋的表情,实在是不忍心,“好了小千雪,今天可是苗疆的大好日子,你在这么不冷静,我就让你去抄书了。”
  听到要抄书,千雪孤鸣瞬间闭嘴。
  眼见北竞王顺利化解了危机,铁骕求衣觉得还是快点搞完比较好,“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两人侧过身,相对一拜。看着被宫女带去寝宫的银燕,苍越孤鸣这才真正放下心。
  然后他一转身,就看到对他笑得不怀好意的剑无极,还有旁边拿着酒壶的风逍遥。苍狼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可能并不简单。
  “苗王啊,娶了我们家笨牛,你怎么都得过我身为师兄这一关啊,今天不陪我喝个痛快,我可不放过你。”说完,就把一壶酒扔给了苍狼。
  “为王上和银燕大喜,干杯!”很明显某人只是想毫无顾忌的大喝一顿。
  被疯狂灌酒的苍狼在喝得犯迷糊之后才终于被剑无极放过,对方走之前他确信没有看漏后者露出的搞事微笑。
  揉了揉额头,又与来敬酒的臣子们喝了几杯,本来酒量就算不上好的苍狼,双眼已经有点发晕了。
  直到眼前被递过来一碗汤,努力的睁大双眼才看清来人是姚金池,“这是竞王爷吩咐我为王上准备的醒酒汤,王上快些喝了回寝宫吧。”
  苍狼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便接过汤喝了起来,“替我多谢祖王叔。”把碗又递回去之后,苍狼摇摇晃晃的准备回寝宫。
  出了正殿,又被夜风一吹,喝完醒酒汤的苍狼瞬间清醒不少,“多亏了祖王叔,不然呆会岂不是要在银燕面前失态。” 又整理了下衣装,苍狼这才放心继续朝寝宫方向走去。
  然后他就在门口看到了先前给他灌酒的某两人,心思一转,苍狼就猜到了他们打的什么主意。虽然好友之间闹闹洞房无伤大雅,但苍狼顾虑到银燕目前对他并无好感,他不想让银燕感到尴尬。
  “兵长你把剑无极带走,这个月的风月无边便可随意畅饮。”
  被苍狼开出的条件瞬间收买的风逍遥,毫无犹豫的就拖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剑无极消失无踪了。
  站在门口的苍狼,一想到门内便是自己朝思暮想之人,心情立刻有些激动起来。犹豫再三,苍狼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妈的,本来打算第二章让他俩洞房的,我为什么这么拖_(:з」∠)_
苍狼太暖了,我也想要这样的男票_(:з」∠)_
最后是惯例的求评论_(:з」∠)_

评论(17)
热度(24)
  1. 芳菲阑珊塞上尘嚣 转载了此文字

© 塞上尘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