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倾世缘

出梅林的还债第二篇_(:з」∠)_
本章含一点点空燕_(:з」∠)_
第三章

  进来之后,苍狼莫名感觉又有些紧张了。看着坐在床边的那个人,微微想象了一下盖头那张单纯可爱的面容,苍狼不自觉的红了脸。
  等会我该说什么比较好。你真好看?不行,太轻佻了,而且银燕肯定不会喜欢。今天是你我大喜之日,你可觉得高兴?不行,银燕对我尚未有心悦之情,估计他是不高兴的吧。
  听到推门声和脚步声的银燕显然是知道苍狼来了,但他不明白的是离自己不远的苍狼为何半天没有动作,更完全想不到的,某人会为了一句开场白,兀自纠结甚久。
  本来就不是慢性子的人,银燕等了一会就忍不住开口询问,“苗王,你怎么了?”盖头下的声音清亮但不粗野,让沉浸在自己世界的苍越孤鸣迅速回了神。
  “无事。”他还叫我苗王,果然是对我…苍狼眼神暗了暗,慢慢从桌子上端了两杯酒走过来。
  把其中一杯放到银燕手中,苍狼用空出来的手掀开了大红色的盖头。盖头下的脸是记忆里的模样,虽未施粉黛,但对于苍狼来说,却比什么天下第一美人更让他为之心动。
  银燕呆愣的看了一眼苍狼后就低下头去盯着手里的酒杯,这个反应,明显刺激了一下苍狼。本来大婚的满腔之喜,此刻却犹如一盆冷水灌身。
  苍狼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温和,“你们中原的习俗是洞房时要喝合卺酒吧,这是苗疆特产风月无边,你应该会喜欢的。”
  “嗯 老贼头请我喝过。”
  哈?兵长竟然和银燕喝过酒?!!我怎么不知道!!!
  不管苍狼的内心有多精彩,银燕还在犹豫要不要问苗王钦点他来和亲的原因。
  下定决心私下找风逍遥问清楚的苍狼终于停止了头脑风暴,“合卺酒又叫交杯酒吧,是要怎么喝?”
  被提出疑问的银燕总算抬起了头,注视着苍狼俊俏的脸,银燕用自己拿着酒杯的右手勾起苍狼的右手,眨了眨眼示意他要这样喝。
  不过在苍狼眼中,大概就是被“他为什么这么可爱!”给刷屏了吧。
  不明白为什么苗王又没反应了,银燕邹了邹眉头,“你是不是觉得这么喝不方便?那不喝也可以的。”说着,便准备把手收回来。
  然后被苍狼用左手眼疾手快的抓住,“没有,我就是有时候反应比较慢。”太过担心银燕会反悔,连自黑这种事也做得毫无犹豫。
  顺利的喝完合卺酒,苍狼转手把被子放在床边的柜子上。
  接下来要干嘛,是不是该亲吻了?我要不要主动一点,但万一银燕拒绝怎么办…
  又开始放飞自我的年轻苗王并不知道此刻的银燕正用一种迷之眼神看着自己。
  还在神游天外的苍狼感觉到嘴角一触即逝的柔软后,瞬间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银燕,“你,刚才…”
  难得下定决心主动的银燕立刻脸红了,“剑无极告诉我的,这是新婚夫妻要做的事,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我就不…唔”没来得及说完的话被吞没在口中。
  苍狼有些情难自制的吻住银燕,双手也紧紧的把银燕搂在怀中。这个吻异常的激烈,仿佛只要松手便什么也不会留下一般,苍狼越吻越凶狠。
  是无法拒绝的吻,更是令人窒息的吻。从未经历过这件事的银燕渐渐被苍狼亲得有些缺氧,他抓着苍狼胸前的衣服,试图把他推开一点。
  银燕拒绝的反应更是大大刺激了沉溺在欢好之情中的苍狼,他咬了一口银燕的下唇,迫使他因为疼痛不得不张开紧闭的牙关。
  勾住银燕的舌头共舞,每一次吮吸都像是要被对方吞入腹中的感觉太过真实,使得银燕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轻颤。
  直到感受到怀中人略带惊恐的颤抖,苍狼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干了什么。他连忙放开银燕,来不及吞咽的涎水从银燕唇边顺着脖颈没入衣领,绯红的面色和急促的呼吸更是看得苍狼只感觉有一团火焰在下腹燃烧。
  轻拍着银燕的背部,苍狼深深地为自己刚才所做的一切愧疚,“抱歉银燕,都是我太心急了,才没控制住,我保证下次绝不会了。”
  看着苍狼满脸的心疼,银燕有点迷蒙,“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钦点我作为和亲对象?你是苗王吧,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呢,为什么会选我?”
  对于银燕一脸认真的问出疑惑的样子,苍狼感觉心里一化,“还记得我最落魄的时候吗?那个时候我父王刚去世,王叔又下落不明,祖王叔设计谋反,自己仿佛一瞬间就众叛亲离。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恨,恨上天,更恨自己没有能力。我想报仇,但却什么也做不到,在我一度想要放弃的时候,我听到你对剑无极说你决不放弃你二哥。你之前为了救他奔走受伤,虽然失败了,但你仍是相信着,相信着他一切安好。后来他重出人世,你们兄弟二人虽立场相对,但你也还是没有放弃他,哪怕到了最后,只要他肯说一声错,你也绝对会不顾一切的救他帮他。”
  顿了顿,苍狼又道,“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天底下竟然会有这么固执的人存在。但正是你的这份固执与坚持,才能为我当时咬牙撑下来的动力。在我心里,你就像太阳一样,温暖又给人无尽的信仰之力。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想把你这个大家的太阳收藏起来,我努力的让自己做到更好,也是为了有今天。谢谢你银燕,因为你我才没有陷入复仇的黑暗里,是你让我获得了救赎,你愿意从今以后只做我一个人的太阳吗?”
  苍狼漂亮的蓝眼睛像是充斥着万千星光,看得银燕些微沉迷,“我…才没有你说的这么好。剑无极还经常说我笨…”
  “在我眼里,没有人比你更好了。”苍狼觉得自己前二十几年的情话技能都点在这一刻了,“所以,答应我好吗银燕。”
  或许是被这双深情的眼睛迷惑,银燕迷迷糊糊的点了头。
  得到答案的苍狼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孩,他微笑起来,再一次把银燕抱在怀里,“我会一直对你好的,相信我好吗银燕?”
  “嗯。”
  “睡吧。”把银燕轻轻的放在床上,正准备去熄灯的苍狼就看见银燕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怎么了?”
  “床单里好像有东西,硌得慌。”
  苍狼把床单掀起来一看,难得的无语了一下。谁能来跟他解释一下床单下面的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是什么!!!虽然银燕是纯阴体,但两个大男人怎么看也不会生小孩儿的吧!!!
  “咳咳 没什么,我弄出来你再休息吧。”闻言,银燕顺从的下床,看着苍狼从床单下清理出来的东西,莫名又红了脸。
  眼看着好不容易和谐下来的气氛又开始变得尴尬,绕是脾气很好的苍越孤鸣也有点想打人了。
  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做的!!!
  远在风逍遥府邸的剑无极打了个喷嚏,“我去,哪个混蛋说本天才剑者的坏话!”

一个亲亲我都要拖这么久,千竞助攻只能放下一章了_(:з」∠)_
日常作死的贱贱,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呢_(:з」∠)_
最后还是日常的求评论_(:з」∠)_

评论(4)
热度(18)
  1. 芳菲阑珊塞上尘嚣 转载了此文字

© 塞上尘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