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这一幕扎心,决定写一个给二哥的下戏小甜饼_(:з」∠)_
不想取名字,你们凑合看吧_(:з」∠)_
还债的第四篇_(:з」∠)_

  自从跟二哥一起拍完最新一集金光后,银燕能明显感觉到戮世摩罗兴致不高,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机会安慰下他二哥,免得他提不起劲拍下一集。
  趁着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银燕小心翼翼的朝戮世摩罗的方向走去。在旁边刚摘了面具的网中人,看了一眼面色忐忑的银燕,又把面具戴了回去。
  而早就看到自家小弟的戮世摩罗干脆就躺在沙发上等着了,然后等了十分钟还是没动静后,戮世摩罗炸了,“我说小弟啊,你到底…”他不耐烦的站起来,一转身就看到银燕站在网中人身边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对此,他除了mmp什么都不想说!
  隔着面具也感受到戮世摩罗怨念眼神的网中人,实在受不了的把银燕的脑袋扭了过去,“看清楚,那边才是你二哥。”说完,也不想等这两兄弟反应,果断提包走人。
  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又认错人的银燕脸红的低下了头,“抱歉二哥,我…”
  “好了,你别说了,我怕你说出什么话吓死人的话又刺激我。”戮世摩罗赶紧把他的嘴捂上,另一只手无奈的扶住了额头。
  被捂住嘴的银燕只好睁大眼睛盯着戮世摩罗,被盯得发毛的某人只好把拿来扶额头的手放下转而去捂银燕的眼睛。
  继嘴巴之后,又被剥夺了视觉,怕贸然挣开会惹得二哥不快,银燕只好眨了眨眼以示自己的别扭。
  手心被自家小弟睫毛刷过,仿佛触电般麻痒的感觉让戮世摩罗瞬间松开了对银燕的束缚。
  “二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最无法面对小弟单纯而直接的眼神,戮世摩罗不自在的偏移了目光。
  “我看你今天都不是很高兴,尤其是后面几场的状态也不好,所以就来看看你。”毫无自觉的银燕依旧打出了直球攻击。
  戮世摩罗觉得他今天要是不跟银燕讲明白了,迟早哪天会被气死。于是,他“咚”的一下就倒在了沙发上,“是啊,我很不开心,而且我摔倒了,要小弟亲亲才能起来。”
  本来他认为以小弟的智商肯定懂不起这个梗来着,直到脸颊上一个一触即逝的柔软消失之后,戮世摩罗才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看着脸红成苹果的银燕。
  天赐良机不可失,便宜不占王八蛋。他索性还是一副葛优瘫的模样躺在沙发上,“亲的地方不对,没效果。”
  见着银燕虽然脸更红了,但有点犹豫不决的样子,戮世摩罗又加了一把火,“小弟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捅我这一枪,二哥是有多扎心吗,我快难过得不能呼吸了。”随即,马上就露出伤心欲绝的表情。
  “可是剧本那么写…”越说越没底气的银燕干脆就闭嘴了。
  “虽然是演戏,二哥也还是很扎心啊,你竟然跟剑无极那个臭小子一起对付我,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肯定在外面有别的狗了。”戏精上身的戮世摩罗根本停不下来。
  “我没有,二哥你别乱说,我跟剑无极就只是兄弟而已。”可怜嘴笨的银燕完全不是单口相声小金人获得者的对手。
  “呵 史家人的亲情啊,真是天底下最可笑的悲…”哀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唇上就靠过来一个略带冰凉的柔软。还不等对方退出,戮世摩罗这次反应超快的把对方拉过来翻身压在身下,狠狠的就亲吻过去。
  与其说这是吻,不如说是带着些微愤怒的轻咬。这两部的剧情再加上银燕死活不开窍的情窦,绕是让耐心良好的戮世摩罗都有点火大。他亲得很凶狠,仿佛在发泄这几年来的隐忍而不得的心情。
  他把舌头伸进银燕嘴里勾起对方的舌头相互纠缠,交换水分,这给了银燕一种仿佛会被戮世摩罗拆吃入腹的错觉。
  如此狂野的亲吻很快就让银燕感觉不适,大量的空气被夺走,憋红了脸的银燕感觉自己才是要不能呼吸了。他轻微的开始挣扎,试图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戮世摩罗,但这微弱的反抗根本感动不了正在兴头上的修罗帝尊。越是反抗,越是被镇压,直到银燕完全无法再推开他时,他由心而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征服感与满足感。
  他终于心满意足放过了银燕的唇舌,再次得到呼吸的银燕拼命的大口吸着空气,他第一次觉得空气是如此美好的东西。
  “哎呀小弟,怎么才三分钟就不行,还是要多练习啊。”自顾自的说着让银燕平复的脸色重新红润起来话语,戮世摩罗又俯下身对着银燕婴儿肥的脸蛋咬了一口。
  “唔 好痛,二哥你快松口。”委屈得眼泪在眼眶打转的银燕努力地不让它流出来。
  “不愧是史家水灵灵的男子汉,真是丝毫不矫揉造作,跟外面那群妖艳的贱货不一样哈。”调笑着拭去银燕落下来的眼泪,戮世摩罗看着银燕被他欺负得欲泫欲泣的模样,忍不住下身一硬。
  突然感觉到自己小腹被某样东西顶住的银燕“蹭”的涨红了脸,他拼命的推着压着他的戮世摩罗,根本没看到某人越来越暗的眼色。
  就在他准备把小弟就地正法的时候,休息室的门被“砰”的一下打开。
  这种时刻被打断,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发飙,更别说戮世摩罗的脾气根本算不上好了,他立即起身骂到,“卧槽,不知道打扰别人的好事会被天打雷劈吗?”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俏如来。
  俏如来觉得他有可能是开门的方式不对,但是他准备打人的姿势绝对很标准,“会不会被天打雷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刚阻止了一场刑事犯罪。”
  啊 今天的史家也是意外的和平呢!

啊哈,没想到吧,没有车!!!

评论(3)
热度(45)

© 塞上尘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