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歌

幼年阶段完毕,之后就是17、8岁的吉尔和亚瑟了,期待吧各位,亚瑟腹黑深化,吉尔高冷深化~

第四章
   17岁的吉尔迎来了他今世第一个无法自己解决的烦恼。
   初春的天气,吹来的风还等着为褪去的冷气,白色的窗帘被风卷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吉尔站在窗边,脸色出奇的冰冷。手中的红茶早已冷却,但吉尔仍没有要尝一口的意思。松开手中的茶杯,茶水随即飞溅出来,然后跟着茶杯一起狠狠的落在地上,破裂的声音异常清脆。
   “父亲不就是让你去相亲吗,表情没必要这么冰冷吧!”丝诺推开门走进来,看着窗边这穿着单衣的吉尔邹了一下眉,“身体好也不是这么秀的啊,还是会生病的嘛。”说着,轻车熟路的打开吉尔的衣柜,取出一件白色的狐裘披风,又走过去帮吉尔披上。
   “我最讨厌别人强迫我做任何事。”配合着丝诺系带子的动作,吉尔微低下头,虽然面部表情依旧是冷的吓人就对了。
拍了一下吉尔的肩膀示意他系好了,“我还不了解你吗?”见吉尔重新站好,丝诺拉过他手,很自然地走回到房间里比较暖和一点的地方。
   “你实在不想去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啦。”冲着吉尔眨了一下眼睛,丝诺笑得很是神秘。
略微挑眉,“你有办法?”语气半信半疑。
  “可不要小瞧了姐姐大人哦。”径自坐到吉尔的床上,丝诺甩了甩长发,“不过,我帮了你有没有好处。”
   “你想要什么?”就知道你才不会白帮忙。轻倚着墙,吉尔目光冷冷的看着在他床上‘肆虐’的丝诺,“或者,你想我做什么?”
   “唔~这个我还没想好,就先要吉尔一个承诺吧。”单手抚唇,丝诺笑得一脸邪肆。
   “......”承诺之事,可大可小。这个同父同母,而且还和恩奇都长得超像的亲姐姐,从小到大坑没少坑自己。
   “吉尔不答应也可以哦,听说父亲明天就准备叫人去请那位小姐了呢,吉尔不喜欢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聊很长的天吧。”丝诺循循善诱。
自己还真是被吃得死死的啊。微叹了一口气,吉尔妥协的点了一下头。
   “脑袋伸过来。”
   吉尔顺从地将耳朵贴过去,面瘫脸在听完丝诺的计划后有几丝裂痕,“你这绝对是坑我吧。”
   “怎么可能,毕竟只有那个地方父亲才不会派人去找啊!”丝诺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你还能想到其他安全的地方吗?”
   “.........”
   “相信我,我可是你姐姐,不帮你帮谁。”拍了一下吉尔的肩,“放心,衣服我都帮你准备好了,人我也帮你打点好了,你就当是去那儿住两天嘛。”
   “.........”黑着脸甩了丝诺一个白眼,吉尔转身走出房间。
   “乖乖听我的就对了,真是不可爱。”赌气似的嘟了嘟嘴,随即想是想到了什么,唇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

王宫.
   侍女宫人穿梭在走廊楼阁,熙熙攘攘。明明是最没人味的王宫,却硬是要炒起一丝热闹。风把宫里的金色纱帘卷的猎猎作响,花园的初绽的玫瑰也是曳曳生姿。
   摩根伸手这下一朵玫瑰,巧笑着对着身后的人开口,“高文卿怎么看?”
身着白银铠甲的少年先是一愣,然后唇角的微笑化开,“在下愚钝,实在不知公主所想。”
   “高文卿不必谦虚。”将玫瑰随手放在石桌上,摩根利索的起身,“走吧。去看看亚瑟和兰斯剑练得如何了。”
   “Yes,Your Highness。”单膝跪地,高文做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演武场里时不时传来金属碰撞时发出的声响,出声音的频率来看,决斗已经就如最后阶段。伴随着一声清晰的武器落地声,亚瑟将剑抵在兰斯胸口处,微笑着开口,“兰斯,我又赢了。”
   “是啊,殿下果然很厉害。”兰斯无奈的耸了耸肩,低下身去捡落在地上的剑。
   “兰斯,都说私下里叫我亚瑟就好,你怎么老是记不住。”转身把剑收入剑鞘,再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上,“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在那些人面前客气下就行了,私下还这样,真是伤感情。”
   “好了,我知道了,亚瑟。”也把剑放回原处的兰斯回了亚瑟一个微笑,又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样才对嘛。”对着兰斯的胸口捶了一下,亚瑟的微笑温和却不失优雅。
   “真是打扰你们好兴致了。”
  “摩根...” “公主殿下...” “打住,私下里我们还是随意一点好。”
   可是看到你我就随意不起来。微微抽了一下嘴角,亚瑟立刻调整好心态,“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就是想看看你们练剑是什么样子呗。”摩根随意地拢了拢头发,“宫里真是无聊。”
   对于自己这个同父异母姐姐的脾性,亚瑟算是十知八九,“你想出宫?”
   “不愧是我弟弟,就是聪明。”
   “可父王昨日才下令让你哪儿都不许去的。”亚瑟两手一摊,作无奈状。
   “那就溜出去好啦。”摩根微笑着表示不在意,“我已经调查清楚,父王已经带着母后出宫打猎,没个三四个时辰是不会回来的。”
   “你倒真是查得仔细。”亚瑟看着摩根一脸郁闷,“就算如此,宫里也有这么多侍卫呢。”
   “所以我才来找你啊,你们三个从小到大偷溜出去过不少次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摩根眯起眼睛,笑得异常奸诈,“如果你们不带我出去,你知道结果的,亚~瑟~”
   莫名的抖了一下身子,亚瑟只好看看的答应下来,“算我怕了你,你想去哪儿?”
“   我听内卢特卿说宫外有处人间天堂。”
   内卢特啊~亚瑟三人想起了前些日子被册封为骑士的某人,不由得又想了想以前跟他一起溜出去的时候,他带他们去的某些地方,然后各自有些脸红。
   “怎么了,你们三个,为什么脸这么红?”不明所以的莫甘娜。
   “没什么。”略感心虚的某三人。

评论(4)
热度(17)

© 塞上尘嚣 | Powered by LOFTER